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7月29日-31日,周延礼出席“第六届国际保险节暨2020年度保险名家颁奖盛典”

浏览次数:789次      更新时间:2021-08-06 16:13:37

7月29日-31日,第六届国际保险节暨2020年度保险名家颁奖盛典在上海世博中心盛大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业内外高管、知名企业家、著名院士、经济学家、专家学者等齐聚在美丽的黄浦江畔,共同见证保险业界这一激动人心的辉煌时刻。

由上海鼎翊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独家创办主办承办的第六届国际保险节以“聚焦·聚合”为主题,冀望引导保险业聚焦“保险姓保”本质,聚焦客户需求和客户体验,聚焦队伍高质量发展,厚植核心竞争力;聚合人心,破译向上突破的力量密码,聚合资源,加强互补性合作,把握数字经济、科技创新和银色经济机遇,重新厘定发展战略,携手构建行业整体力量,助力国计民生行稳致远,为实现第四次工业革命保驾护航。大会特别邀请原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副书记、副主席,第六届国际保险节大会荣誉主席周延礼在大会上围绕CEO经营,作转型共识与价值再造发言。

以下为演讲的部分内容:

各位朋友,保险界的同仁们,还有来参会的国际保险节的营销精英们,大家上午好!

今天非常高兴参加第六届国际保险节和保险名家的颁奖盛典,今天大家欣赏了我们开幕式的盛况,上午又倾听了几位名家的演讲,对于保险业来讲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也对保险业在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当中开拓眼界、完善思维方式和提高思维逻辑能力产生重要的影响。

我今天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围绕“穿越周期,转型共识与价值再造”,重点谈一下,商业保险和健康保险相关的议题。

大家知道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互助等都是我国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在建立医疗保障体系过程中,先有一个基本的医疗保障制度,基本的医疗保障来源于过去的公费医疗。1997、1998年的时候开始探索市场化、专业化、可持续的医疗保障体系。国家在深化医疗体制改革过程中走过20多年的发展之路,一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对于商业健康保险高度重视,对于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与监管也提出了一些具体的要求。尤其是在十九大之后,党中央研究健康中国建设要把商业健康保险也纳入其中,尤其是在“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规划当中多次提到保险,当然涉及健康保险也有3-5次讲到。

其中,对于健康保险领域明确提出来一些具体要求,比如,要求建立重大疾病的医疗制度,稳步地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发展商业的健康医疗保险,这些都是具体要求,实际上这三句话是三大业务板块。对我们来讲,重大疾病的医疗制度,一直以来在推动这项工作,在全国已经服务了超过十亿人,得到国家了在政策层面的认可,“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发展目标当中也提出了这些要求。

第二个是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这个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底层的基础性的也是国家多层次医疗保障制度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现在国家准备让商业保险发挥作用,在这个领域开发一些新的险种,能够嵌入到长期护理保险过程当中,这需要大家开放思路,研究一些新的产品和服务。

还有继续发展商业医疗保险,这是我们一直以来推动的险种,这个险种大家要深耕细作,要把医疗和长期护理保险、重大疾病保险以及基本的医疗保险结合,能够融会贯通形成一个融合发展的态势,这需要我们在“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发展目标长期发展过程中得把产品和服务能够做到位,这是一个基本要求。

大家都知道,国家对于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一直在推动,前不久大家看到,国务院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研究推动深化体制改革的问题,讲的比较具体一点,国家在福建省三明市搞了一个试点的医疗方案,逐渐地推动深化医疗体制保障改革。

到2030年,国家也有一个总体发展规划,要建成基本医疗为主,大家要把这个问题主次关系看清楚,国家到2030年,也就是说未来不到十年时间,要建成基本医疗保险为主,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助、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体系。底座是我们基本的医疗保险,托底的是医疗救助,特别是对于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主体,发挥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助、医疗互助共同发展这样的框架和体系结构,这方面我们保险业的同仁们要详细地了解国家保险政策的具体内容。

到2030年的时候要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我们商业保险如何发挥更大的作用要进行深入地思考,开发新的保险产品,提供全面的保险服务,尤其要加强人才培养,我们要有懂医疗的人员,要有懂医务、药物、药物管理、健康管理的综合性人才。

去年年底,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召开了研究人身保险的会议,提出了发展的要求,特别提出要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支持开发更多的大病保险产品。现在大病保险简单来讲,各家公司承担的绝大部分都是报销的支付,下一步我们要有更多的保险产品问世,更精准的服务运用。我们14亿多人,尤其是一老一小的健康保险,大病保险的问题,这些都是需要认真研究的。

今年的7月20号,全国医改电视电话会议进一步强调,围绕进一步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是一个老问题,大家对于这个问题可能已经知道如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在北京的同志都知道,一有重大疾病的时候,很多人愿意到北京去看病,很多人愿意选择协和医院,以及其他北京比较好的医院。

同志们,医疗资源是有限的,要真正解决那么多人群看病难的问题,的确是资源供给不足,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建立一个分级医疗制度,来推进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尤其是分级医疗,社区医院也好,二甲医院、三甲医院的设置也好,还有一些全科医生的建立也好,都需要我们深入研究改革这方面的问题。

这一次电视电话会议特别强调预防为主,重点注重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公共卫生体系建设要形成一个局面,需要上下一起努力,发挥地方的积极性,通过系统联动,政策措施的融合发展,不断地巩固和扩大以前逐步改革的成效,真正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咱们现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对于医患之间的这些关系,包括患者都有义务参与这项改革,因为这个改革涉及到每一个人,涉及到患者本身。大家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到现象性的问题,比如看病难,是不是大家都要去约知名专家、主任医师?哪个人有名,约的人就多,花的费用也高,还不一定约得上,对于有些医生来讲,特别是名医,愿意动刀的全国各地请,对于知名专家也是有苦难言,不堪重负。要解决这些问题也需要大家观念的更新,有些小病大医,过度放大的问题,有些患者找名医看病可能就10分、8分钟,他心里就感觉不错。

真正解决了问题吗?可能不一定完全解决。作为患者、消费者也要理性思考,配合有限的医疗资源,结合好自己的状况。我认为现在要加大医疗相关方面的宣传和教育,使广大的消费者也好,患者也好,掌握一些基本的医疗知识来解决过度医疗的问题。有很多医药浪费的问题,现在每家到医院看病买了很多药,存了很多,觉得存的越多就可以把病治好,未必是这样。我们药有很多,药贩子应运而生,走到大街上收药品的也不少,医药浪费的问题比比皆是。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医药节约,充分发挥现有的医疗资源的作用,做好医疗体制改革,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不但需要政府努力,也需要全社会的帮助,不然的确是会存在一些难题的。

我们保险怎么办?我想保险要研究我们商业健康保险的规律,针对性地提供一些保险服务,来帮助国家和社会化解一些医患矛盾,解决医疗资源的问题,这对于创新医疗保险在服务精准性方面探索出一个新路子。

作为监管部门,要有针对性地加强监管,特别是对于有些数据医疗的场景。现在我们处在这样一个信息化的时代,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广泛应用对于保险业来讲都是难题。我们要更好地服务健康中国建设,在今后一段时间,保险真的是要下功夫解决这些问题。

下面我想讲三个方面的具体问题。

第一,讲一下保险业的基本情况。

第二,面临哪些困难和问题。

第三,提几点建议。

保险业在服务医疗体系建设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呢?现在从数据概括起来来讲,保障的作用日益突出。2019年全行业的健康险保费收入是七千多亿,到2020年有8000多亿。 回过头来讲,过去10年原来我们是863亿,2020年算起来是9年时间,我们增长了差不多10倍,这个可以看出健康保险是在我们未来发展当中是一个新型的板块,一个需求旺盛的板块,需要产品创新、服务创新重点研究的板块,所以保险的保障作用通过健康保险体现出来比较明显,尤其是在十三五期间,特别是在疫情爆发以后,在这儿大概5、6年时间里面发生一个巨大变化。

以前我们在推广保险,尤其是健康保险的时候非常难,全社会也不认同,老百姓更不认可。但是现在大为改观,国家专门下了文件,把商业保险放在突出位置,要更好地发挥作用。下一步,要着重产品创新、服务创新,医疗也好,医院也好,医药部门合作也好,三医合作也好,保险应该有一席之地,保险的保障功能作用会逐步发挥出来。

商业保险的特色,不管是从疾病的预防也好,医疗服务也好,生育保障也好,医疗供给也好,护理也好,健康管理等各个领域都可发挥作用。这方面我们的确要深入研究和思考,在精准的设计一些产品和服务方面多做一些工作。

第三方面,在服务领域要不断地拓宽服务领域,健康保险和健康管理要融合发展。我们怎么样嵌入到国家的基本医疗体系当中?我们的基本医保体系为主,医疗救助是托底的,健康保险和健康管理如何融合是要研究的重点课题,另外要做好基础设施建设。

国务院也专门发布了文件,我们需要有一些社会力量,办医的时候加快健康服务这方面的具体政策和支持,在这方面有很多保险公司,非常出色地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

商业保险遇到的困难、问题和挑战是什么?一个是保险很难通过医疗数据共享实现对健康保险产品的精准开发和健康保险业务风险管理。我们通过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医疗数据都有了,但是不完整。我们要精准解决一些医疗服务问题,涉及医疗产品问题,必须得有一些实时的数据,现在看来,医疗目录内的数据相对来说是比较完整的,医院有一些历史数据。但是医疗目录外的数据保险业就很少,尤其是和医院数据的对接,在这方面医疗管理部门和医院应该给保险业大力支持。

第二,服务连接整合难度比较大,就是和政府合作的模式需要进一步探索。这里面我讲了一些,特别是在公立医院有规模有品牌的,基本上保险业跟他们合作属于弱势群体。国家有文件支持我们,如何解决最后一公里。

第三,国家卫生健康部门的医疗数据职责,我们要进一步明确。

第四,平安中国、健康中国、智慧中国等国家战略难以打通和共享。

最后几点建议。一是明确健康管理的主体责任。二是要明晰互惠的共享和开放,开放规则和标准。三是要构建医疗行业的数据平台。

时间关系,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